我的莫格利男孩劇情介紹

1-6集

我的莫格利男孩第1集劇情介紹

  

  在這個龐大的世界上,每年有上百萬兒童失蹤,其中一些孩子就被拋棄在茫茫森林,也許餓死,也許成為野獸的盤中餐,但也有極個別幸運兒意外存活,他們有別于動物,也不屬于現代社會,他們被稱為“莫格利”。的確,在郁郁蔥蔥的森林中,就有這樣一個莫格利男孩正在悄悄長大,他被守林員養大,從小跟動物在一起生活,掌握了許多野外生存的本領,哪怕遇到兇猛的野豬,也能憑借敏捷的身手化險為夷。

  與此同時,美麗的創業女性凌熙正準備在森林的開闊地帶拍攝服飾樣片,她剛剛打開手機跟粉絲互動直播,就聽見森林里傳來奇怪的聲響。凌熙素來膽大,她好奇心大發,索性一邊開著直播,一邊駕車往森林深處開去,把任何、李凱等幾個助理扔在身后,助理們熟知凌熙的性子,也只能由著她來。

  凌熙開著跑車馳騁在林間小道上,手機也失去了信號,她開著開著,竟然來到樹林深處,人跡罕至。凌熙嚇出了一身冷汗,也不再打算探險營救動物,趕緊原路返回,打道回府。凌熙回到城市,便聯系好友鄭理,希望他陪同自己回家共進晚餐,誰知鄭理謊稱約了好兄弟陸子曰,凌熙只好悻悻地掛了電話。

  原來,今天是凌熙父親的六十大壽,凌熙幼年失去母親,自從父親續弦娶了文郁阿姨,凌熙和父親的關系便降到冰點,這么多年來一直不和,甚至很少回家,如今,凌熙獨自在外開工作室打拼,也唯有這樣的重要日子,她才硬著頭皮回來賀壽,不過父女倆之間還是話不投機,關系生疏。

  凌熙雖然跟父親關系不佳,但還是準備了生日禮物,她正要掏出來,文郁阿姨的兒子凌宇帶著女友高婕回來了,凌熙趕緊將禮物塞回去,繼續擺出一副臭臉。凌宇和高婕一回來,便儼然是一副主人的姿態,尤其是高婕,雖然還未過門,但一口一個叔叔阿姨,叫得著實甜膩親切,凌熙看不慣他們這惺惺作態的模樣,但還是強忍著脾氣,想安安靜靜吃完這一餐飯。

  不料,高婕偏偏買了相框送給凌父當做生日禮物,希望裝裱凌父和文郁的婚紗照。凌熙忍無可忍,當場爆發,想當年,凌熙母親辛苦操持家庭,最后不幸逝世,臨終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跟凌父拍張婚紗照,可也未能如愿,抱憾而終,之后不到一年,凌父就續弦再娶,凌熙對此十分介懷,認為父親薄情寡義。

  就這樣,凌熙與父親大吵一架,憤怒地摔門而出,她氣鼓鼓地坐在車里,忽然發覺后座有動靜,回頭一看便花容失色,后座竟然趴著一個狼狽不堪的男子!凌熙嚇得趕緊下車,調出行車記錄儀錄像,這才發現自己白天在森林里探險的時候,男子誤打誤撞栽進了車子,被自己一路帶回了城市。凌熙大腦空白,十分抓狂,趕緊給閨蜜唐澄打電話求助,稱自己帶了一個野人回來。唐澄正在夜店里狂歡,只當凌熙說的是胡話,根本沒有當回事。

  凌熙無可奈何,只好將“野人”送到了醫院。經過醫治,男子很快就蘇醒了,他仿佛從未見過現代社會的一切,也不敢與人溝通,既充滿了戒備,又十分好奇,在經歷了走錯廁所、誤吃狗糧等一系列奇葩事情后,不顧一切地爬上了窗戶,想翻窗出去。

  正在這時,凌熙趕了過來,她只好無奈地戴上口罩,對眾人宣稱這是自己精神有問題的二叔,將男子扯出了醫院。凌熙怕男子胡攪蠻纏,便給了他一筆錢作為私了費用,沒想到男子竟然一路追到凌熙家中,從窗子翻入浴室。凌熙嚇得失聲尖叫,本想打電話向外界求助,可手機卻被男子扔到了水里,她渾身顫抖,戰戰兢兢,生怕男子對自己不利。

我的莫格利男孩第2集劇情介紹

  

  蓬頭垢面的男子一步步走向凌熙,其實,他并不想傷人,只是想開門而已,誰知擰了擰門把手,倒誤開了浴燈。男子被燈光晃的睜不開眼睛,凌熙胡亂猜測,這人莫不是得了創傷后應激障礙?于是,凌熙索性拿起手電筒,對準他的眼睛開始照射。男子抬起手來遮擋,晃了幾下竟然暈倒在地,凌熙見他腳腕的傷口還在滲血,心有不忍,便為他包扎,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她將男子捆了一圈,以防萬一。

  這時,唐澄過來探望閨蜜,凌熙繪聲繪色地描述自己的經歷,訴說昨晚驚心動魄的一幕。唐澄翻了個白眼,拿起玩偶砸向凌熙,不料卻砸到了昏睡的男子。男子馬上醒了過來,迅速起身,凌熙這才發現自己沒有綁住他的腿,真是個大失誤。可男子沒有做出傷人舉動,而是躲在椅子后面,似乎很害怕。唐澄覺得此人沒有危險,便讓凌熙拿了塊五分熟的牛排,男子見到肉食,馬上狼吞虎咽,凌熙也看呆了,這吃相真是夠野蠻。

  此時,鄭理正在為女助理白藝凌出頭,白藝凌遇人不淑,嫁了朝三暮四的池旭,現在被第三者插足,還被池旭逼著簽不平等的離婚協議。鄭理看不下去,他不僅讓白藝凌來到沃夫公司當助理,還故意在合作上為難池旭,為白藝凌出氣,白藝凌對此十分感激。

  另一邊,唐澄通過研究終于得出結論,認為這個奇怪的男子是在野外生活久了,所以染上動物習性,不過如果在現代社會生活一段時間,也許能和凌熙和平共處。凌熙很吃驚,沒想到這樣的奇事還能被自己遇上,她腦中靈光乍現,這男子不就是奇幻傳說中的莫格利嗎?于是,凌熙試探著喊了聲莫格利,沒想到男子真的有了反應,試探著說話回應。凌熙當即決定為他起名為莫格利。

  凌熙本來打算把莫格利送去警局,可唐澄卻建議她把莫格利送回森林,畢竟莫格利無法適應現代社會。凌熙哭笑不得,無奈之下,不得不去上班的她只好先把莫格利鎖在家里。莫格利獨自一人在家里待著,他時而鼓搗玩偶,時而被掃地機器人嚇了一跳,還不小心打碎了花盆,把家里弄得一塌糊涂。

  凌熙路過沃夫,便特意去探望鄭理,還故意帶了整蠱禮物,沒想到這禮物被莫格利換掉了,并沒有嚇到鄭理,反倒是鄭理準備了一份芥末飲料,成功讓凌熙上了當。凌熙被芥末辣得直跺腳,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掏出了兩張《怦然心動》的電影票,想讓鄭理陪自己去看電影。鄭理早有準備地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界面,表示自己約了陸子曰,凌熙只好作罷,不過她剛走出鄭理辦公室,就向唐澄求助,希望唐澄幫忙拖住陸子曰。

  唐澄無可奈何,她知道凌熙和鄭理從小長大,如同一對歡喜冤家,凌熙心中暗戀鄭理,一直期待鄭理表白,可鄭理就是遲遲沒有任何行動。為了閨蜜,唐澄決定豁出去了,她知道陸子曰是一個比較呆板的法律老師,便故意打扮成清純學生妹的模樣,謊稱自己明天參加面試,以求助的名義攔住了他。陸子曰本來要去赴鄭理的約,但見到唐澄如此渴求知識,需要幫助,也不便推辭,只好先陪她去吃飯,邊吃邊講授法律知識。

  就這樣,凌熙如愿以償見到了鄭理,跟他在一起的還有白藝熙,原來,鄭理是邀請陸子曰過來,幫白藝熙的離婚官司出謀劃策。陸子曰遲遲未到,鄭理也很納悶,他走出門想給陸子曰打電話,誰知卻接到了來自凌熙家里的電話。鄭理狐疑地按了接聽鍵,原來,是莫格利在家里玩耍,不小心撥出了號碼。莫格利聽著話筒里傳來聲音,他惶恐地掛掉電話,鄭理只以為是凌熙的朋友,未曾多想。

  鄭理給陸子曰致電詢問他何時趕來,卻不知唐澄早已灌醉了陸子曰,還裝作是陸子曰的學生,接聽了鄭理的電話。鄭理誤以為陸子曰這個老古董終于在感情上開竅了,他心中高興,也不再打擾好友,只能改天再約。這下子,凌熙喜笑顏開,趕緊拽著鄭理去看電影,白藝凌非常識趣地離開了,鄭理看起來悵然若失。

  陸子曰醉得一塌糊涂,唐澄本來沒打算管他,但看著陸子曰一副不設防的模樣,她終究不忍,找人將陸子曰抬到一家酒店,隨即向凌熙邀功,這場持久戰終于結束了。

我的莫格利男孩第3集劇情介紹

  

  唐澄轉身要走,陸子曰胡亂嚷嚷著,從沙發栽到地上。唐澄好奇地蹲下身,陸子曰迷迷糊糊地酒后吐真言,稱自己過得很辛苦,都三十歲了,母親還拿自己當小孩,而父親只知道養鳥種花搓麻將和泡腳,令人無語。說著,陸子曰又開始嚷嚷口渴,唐澄又好氣又好笑地拿水,陸子曰順勢抓住唐澄胳膊,將她拽向自己。唐澄在這一瞬間忽然覺得心跳加速,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凌熙美滋滋地準備和鄭理去看電影,不料半路接到鄰居翁阿姨的電話,得知自己家里音樂震耳欲聾,把整棟樓都要吵醒了。凌熙不予理會,倒是鄭理堅持送她回家,還打趣凌熙是否交了男友。凌熙獨自上樓,忐忑地推開家門,驚恐地發現家里被莫格利搞得亂七八糟,此時此刻,莫格利將卷尺纏在身上,正隨著嗨曲狂歡,搖頭晃腦。凌熙氣不打一處來,索性打電話報警,稱家里遭遇了入室搶劫,犯罪嫌疑人就在客廳。

  莫格利見到凌熙真的生氣了,這才垂下頭,做出可憐巴巴的模樣。很快,警察帶著警犬趕到,凌熙連忙帶他們進入房間,卻怎么也找不到莫格利的身影。原來,莫格利就躲在柜子里,警犬雖然嗅出他的味道,但莫格利自幼與動物接觸,精通溝通之道,輕而易舉就讓警犬走開了,沒有暴露自己。警察以為犯人已順窗逃跑,便叮囑凌熙注意安全,最近有通緝犯王正宇四處逃竄作案,需要提高警惕。

  送走警察后,凌熙看著一片狼藉的屋子,忍不住嘆了口氣。另一邊,唐澄把陸子曰安頓好,她覺得整個人十分疲倦,實在沒有精力再去幫凌熙收拾屋子,趕緊回家補覺。凌熙只好一個人注視著被莫格利碰斷的發財樹,她心疼地用保鮮膜把樹纏好,希望還能再搶救一下,因為這是鄭理送給凌熙的禮物。

  凌熙的回憶飄回十幾年前,彼時的她還是一個小女孩,因為父親組建了新的家庭,凌熙覺得自己孤零零的,便整日黏在鄭理身邊,也就是那時,鄭理送給她一課發財樹,凌熙視若珍寶,一直養到現在。做完這一切,凌熙回到臥室,讓她幾乎抓狂的是,莫格利再次出現在房間里,凌熙的腦袋幾乎要爆炸了,她不知道這個奇怪的莫格利還要在家里住多久。

  第二天,陸子曰醒來后,驚詫地發現自己裸著上身躺在酒店床上,他大吃一驚,這才回想起昨天的經歷。陸子曰匆匆離開酒店去找鄭理,兩人開始討論幫白藝凌打官司的事情,據鄭理表示,池旭的律師是一個名為唐澄的女律師,在業界頗有名氣,眼中只有輸贏,很不好對付。陸子曰認真地記錄下來,然后美滋滋地向好友描述自己昨天的“邂逅”,顯然,他已經墜入情網,難以自拔。

  兩人正說著話,唐澄竟走了進來,原來,唐澄是按照法律程序來問一問對方律師,白藝凌是否愿意簽署離婚協議。陸子曰當場愣住了,他怎么也沒想到,昨天那個白裙飄飄的清純女孩,一眨眼竟變成了叱咤風云的女律師。唐澄倒是面不改色,微笑著與陸子曰握手,陸子曰甚至不敢抬眼注視唐澄,他徹徹底底淪陷了。

  等到唐澄離開,陸子曰才追出去,想問個究竟。唐澄笑了笑,彼此都是成年人,難免會說些逢場作戲的話,實在無需認真。陸子曰這才恍然大悟,明白唐澄昨天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唐澄可不想在這個書呆子身上浪費時間,瀟灑地開車走人,把呆呆的陸子曰留在原地。

  凌熙經過再三思考,還是決定“扔”掉莫格利,一了百了,她將莫格利帶到商場,讓他坐著電梯上樓,然后自己開開心心去逛街。誰知冤家路窄,凌熙偏偏遇到了凌宇和高婕,凌宇對凌熙還算客氣,高婕的態度卻飛揚跋扈,還譏諷凌熙是單身狗,連逛街都沒有人陪。這時,一直在樓上乖乖待著的莫格利用他超強的聽力聽到了這番對話,他迅速坐著電梯來到凌熙身邊,讓凌熙不要害怕。

  凌熙又驚又喜,雖然她討厭愛惹麻煩的莫格利,但這一次,他的確給自己出了口氣。于是,凌熙給了高婕一個大白眼,得意地帶著莫格利離開了,當她得知莫格利這么快就學會了坐電梯,也是贊嘆不已。凌熙很好奇莫格利為何會說出保護和不要害怕的字樣,莫格利有板有眼地學了一遍,原來,他是在模仿一對母子的對話。

我的莫格利男孩第4集劇情介紹

  

  莫格利模仿著一對母子的動作,非讓凌熙摸摸自己的頭。凌熙無可奈何只能照做,念在莫格利今日表現有功,她決定在拋棄莫格利之前,帶他吃一次牛排。于是,凌熙帶著莫格利來到一家西餐廳,莫格利好奇地蹲在椅子上,也不會使用刀叉,只知道用手來抓肉,凌熙哭笑不得,只好幫他把牛排切好。莫格利眨巴著大眼睛,他突然停止了狼吞虎咽,把餐盤推到凌熙面前。凌熙愣住了,她沒想到粗獷的莫格利竟然如此關愛自己。可是,凌熙最后還是一咬牙一狠心,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把孤單的莫格利扔在了餐廳里。

  凌熙回到家后坐立不安,她看見房間里一排整整齊齊的擰開的礦泉水,這才發覺是莫格利怕自己擰不開瓶蓋,所以幫忙做了這一切。凌熙動了惻隱之心,她猶豫了好一會兒,終于決定把莫格利撿回來。此時此刻,莫格利孤零零地坐在商場門口,像一只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無精打采地等著凌熙回來,十分可憐。

  凌熙叫了一輛網約車,她沒有仔細確認就上了車,結果司機竟然就是警方通緝的王正宇。凌熙慌亂之下想報警,王正宇發覺后來了個急轉彎,把凌熙的手機甩了出去。凌熙驚慌失措,嚇得不停拍打車窗,她看見莫格利坐在商場門口,便大聲呼喊,莫格利敏銳地抬起頭,似乎聽到了凌熙的求救。

  王正宇將凌熙帶到一處偏僻的地帶,逼迫她交出所有值錢的物品,凌熙面對持刀歹徒,難免瑟瑟發抖,就在這時,道路兩側的路燈忽然被砸碎,在一片逆光之中,一個黑色的修長身影緩緩走來,王正宇和凌熙都驚訝得瞪大了眼,等到那人走近,凌熙才認出是莫格利。王正宇還想威脅莫格利,可他哪里是身手矯捷的莫格利的對手,三兩下就被制服了,不過由于王正宇手里有兇器,莫格利為了保護凌熙,身上還是結結實實挨了一棍子。

  凌熙深受感動,兩人一起把王正宇扭送到警局,莫格利這才委屈地結結巴巴告訴凌熙,自己一直在等她。凌熙摸摸莫格利的頭,將他帶回家里敷藥,結果本應冷敷,卻被大咧咧的凌熙搞成了熱敷,莫格利肩膀被燙紅了一片,卻忍著沒有抱怨,還撒嬌讓凌熙為自己洗頭。凌熙嫌棄地瞧了瞧莫格利,最終還是心軟答應了,她還帶著莫格利一起吹泡泡,兩人玩兒得不亦樂乎。

  凌熙問莫格利是否有親人,莫格利迷惘地回憶起零星的片段,是守林人爺爺教自己拉弓射箭捕獵的場景。莫格利腦中靈光一閃,一口氣說出了一大串句子,凌熙驚呆了,她沒想到莫格利真的會說話。另一邊,陸子曰失魂落魄回到家中,父母瞧著兒子不對勁,便上前查問情況,陸子曰這才吞吞吐吐地表示,自己和一個女孩發生了不一樣的關系。陸家父母見兒子情竇初開,不禁喜笑顏開,感嘆兒子終于開竅了。

  凌熙讓莫格利換上干凈的衣服,兩人一起拍了張美美的合影,莫格利的眼睛具有超強透視力,他緊緊地盯著凌熙的保險柜,還咬了她一口。凌熙嚇了一跳,拗不過執著的莫格利,她只好打開了保險柜,里面灑落出許多粉紅色的信件,都是凌熙寫給鄭理的信,卻從未送出去過。莫格利在里面亂翻,終于翻出了一條狼牙項鏈,趕緊戴到自己脖子上。凌熙這才明白,原來是自己不小心把莫格利的項鏈收了起來,所以,他才費盡心思跟自己回來,就是來討要項鏈的。

  現在,莫格利完成了心愿,便開始一門心思想要回到森林,凌熙只好答應下來,然后便與唐澄吃吃喝喝,她一想到即將送走莫格利,心里竟然涌出一絲不舍。唐澄啃著烤串,向閨蜜吐槽自己和陸子曰的事情,并且表示鄭理對白藝凌的離婚官司很上心。凌熙絲毫不覺得鄭理會喜歡白藝凌,她信心滿滿,覺得自己才是鄭理哥哥的菜。

我的莫格利男孩第5集劇情介紹

  

  唐澄去上班,遭到了猥瑣男的騷擾,一直躲在旁邊的陸子曰看不下去了,他勇敢挺身上前,指責猥瑣男的行為已經構成騷擾,猥瑣男這才灰溜溜地走掉了。陸子曰雖然為唐澄解了圍,但唐澄還是不待見這個呆板的老古董男人,她正欲離開,誰知陸子曰竟然破天荒地單膝跪地,哆哆嗦嗦地從懷里掏出鉆戒,當眾向唐澄求婚。

  唐澄腦子嗡的一聲,整個人都要被氣炸了,她嫌棄地看著磕磕巴巴表白求婚的陸子曰,只覺得十分丟人,急沖沖地跑開了。懵懂的陸子曰愣在原地,鄭理和白藝凌尷尬地望著他,白藝凌難以置信,自己的代理律師竟然對池旭的代理律師動了心。陸子曰悻悻起身,不好意思地與鄭理、白藝凌坐下來談正事,鄭理安慰道,唐澄與陸子曰本來就不是一類人,強扭的瓜不甜,陸子曰還是適合找一個溫柔賢淑、成熟理性的女人。

  接下來,陸子曰開始詢問白藝凌有關離婚的細節,白藝凌一一回答,鄭理也聽得很認真,他望向白藝凌的目光十分溫柔,也充滿了心疼,心疼她這么一個弱女子,卻遇人不淑,命運坎坷。另一邊,唐澄回到公司,她對陸子曰剛才的表現嗤之以鼻,唐澄打定主意,這輩子都不要結婚,不給自己增添枷鎖和束縛。

  這時,唐澄接到了凌熙助理兔兔的電話,這才得知凌熙工作室出了問題。原來,凌熙的粉絲們購買了網店預售款服裝,可工廠卻稱資金鏈斷掉不能繼續生產,甚至不打算退錢。唐澄大吃一驚,查看凌熙和工廠簽的合同,這才發現合同上根本沒寫交貨日期,顯然,工廠是想耍無賴。唐澄一邊想對策,一邊聯系還不知情的凌熙。此時此刻,凌熙正在送莫格利回森林的路上,聽說工廠耍賴,她便氣得調轉方向,帶著莫格利直奔工廠討說法。

  兩人來到工廠,發現這里根本沒有停工,凌熙要求見老板,可老板卻讓下屬找借口推辭,多虧莫格利有著超凡的聽力,將老板的小算盤摸得一清二楚,兩人這才得以直闖老板辦公室。老板見到凌熙,又開始哭窮,關鍵時刻,莫格利再次發揮本領,憑借超強的視力和嗅覺,在老板辦公室翻出一兜子現金。這下子,老板再也無法抵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凌熙把錢拿走。

  凌熙帶著錢和莫格利回到工作室,唐澄趕緊安排她直播向粉絲道歉賠償,誰知凌熙是個暴脾氣,一看到直播間里有鍵盤俠,就把道歉扔到了九霄云外,開始指責粉絲,鬧得網絡上罵聲一片,惡評鋪天蓋地。唐澄氣得把凌熙拉下臺,誰也沒有注意到,莫格利竟然自己站在鏡頭前,認認真真地向粉絲道歉,粉絲們誤以為莫格利是凌熙的男朋友,這才不再叫囂,風波平息。而凌熙也將錯就錯,索性在直播中坦然承認,莫格利就是自己的男朋友。

  文郁阿姨和凌父在家里也看到了凌熙的直播,文郁阿姨其實是個善良的人,見到凌熙合作的工廠出了問題,還著急地讓凌宇幫忙想辦法,倒是凌父看見女兒對外宣布男友,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為了讓莫格利安心住下來,配合自己演完這場戲,凌熙特意給他做了精致的早餐,莫格利受寵若驚,沒有繼續張羅回森林。

  鄭理的父親出差歸來,凌熙打算去見未來公公,也正好向鄭理解釋自己公布戀情是演戲,便把莫格利交給唐澄,希望她帶著莫格利去做造型,擺脫野人的模樣。經過發型和衣著改造,莫格利搖身一變,露出了精致的眉眼,儼然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

  凌父特意來到工作室,想勸說女兒不要用花里胡哨的噱頭來做生意,要講誠信。凌熙不愿聽父親的嘮叨,父女倆正針尖對麥芒,鄭父及時趕到打圓場,凌熙笑容滿面地與鄭父說笑,鄭父也從心底里喜歡活潑開朗的凌熙,親切地喚她為兒媳婦。鄭父春光滿面地告訴凌父,沃夫已經成功拿下彼地的項目,凌父很感激老友的付出,多年來,兩人并肩作戰打下沃夫的一片天地,也著實不易。

我的莫格利男孩第6集劇情介紹

  

  鄭理對白藝凌的一切都很上心,還張羅著為她找租住的房子。這時,鄭父過來找兒子,打算晚上約凌熙共進晚餐,鄭理這才笑嘻嘻地摟著父親下了樓。池旭為了贏官司,想花錢收買陸子曰,正直的陸子曰自然不愿答應,結果被池旭一直糾纏。正巧,唐澄帶著莫格利買衣服做造型,在路邊瞥見了這一幕,她讓莫格利上車等待,自己則跟了過去。

  唐澄見陸子曰義正言辭地拒絕池旭,覺得他在這個時候還是蠻帥的。唐澄跨步上前,笑意盈盈地站在兩人面前,開始勸說陸子曰收下這筆賄賂。陸子曰見唐澄幫著池旭說話,心中很是不滿,直到唐澄對他使了個眼色,陸子曰才心領神會,收下了池旭的錢。池旭離開后,陸子曰執著地追著唐澄,他承認自己的求婚太過魯莽,打算和唐澄從戀愛開始慢慢了解,走向婚姻。

  唐澄哭笑不得,陸子曰有研究情感的功夫,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打敗自己。為了讓陸子曰死心,唐澄假稱自己有男朋友,還故意帶著陸子曰去看,誰知走到車旁,才發現莫格利不見了。此時此刻,莫格利正坐在廣場,呆呆地盯著大屏幕的森林出神,他看見公交車上印著綠樹和狼群的圖案,又傻傻地想乘車,無奈身上沒錢又沒卡,被司機趕下了車。

  唐澄趕緊和陸子曰去找人,陸子曰安慰她,男朋友已經是個大人了,不會輕易走丟的。唐澄沒好氣地回懟,稱莫格利從前生活在森林,怎么可能適應城市。陸子曰也不反駁,呆萌地認同唐澄的說法,任勞任怨地陪著她找人。莫格利一個人行走在街上,他在森林里生活慣了,對都市的吵鬧和噪音非常敏感,覺得很不適。

  另一邊,凌熙與鄭理一家人吃飯,鄭家父母都很喜歡凌熙,倒是鄭理心不在焉,吃飯期間也一直跟白藝凌發微信,約好一起去看租住的房子,多虧鄭母想辦法攔住了兒子,沒有讓他中途離開。凌熙吃飽喝足回到家,這才想起來聯系唐澄,當她得知莫格利走丟了,不由得馬上沖出去尋找,沒想到竟然看見莫格利可憐巴巴地蹲在門口,將手中唯有的巧克力遞給凌熙。凌熙驚訝地望著改頭換面后帥氣的莫格利,心中又感動又好笑。

  很快,唐澄和陸子曰也趕了過來,陸子曰特意下廚給莫格利做了香噴噴的牛排,莫格利眨巴著大眼睛,對陸子曰很有好感。莫格利要求凌熙送自己回森林,陸子曰也表示贊同,只有那里的環境才真正適合他。可是,凌熙還需要和莫格利繼續假扮男女朋友,所以她斷然不肯放莫格利離開,還打出苦情牌,宣稱如果莫格利離開,自己就不活了。

  莫格利見凌熙尋死覓活,單純的他便乖乖答應不再離開,凌熙這才喜笑顏開。陸子曰看不下去了,偷偷將莫格利拽出來,警告他不要太相信人類,尤其是女人,那簡直是比野獸還要兇猛的存在。莫格利瞪大眼睛,他聽不懂陸子曰的話,但只要為了凌熙好,他就愿意留下來。陸子曰無奈地搖搖頭,沒想到莫格利如此重情義,他只好給莫格利留下一個手機號,如果有緊急情況就聯系自己。

  為了讓莫格利能夠跟自己一起上節目,凌熙開始著手將他培養成一個紳士,首先就要從簡單的刷牙刷頭打電話開始,讓凌熙意外的是,莫格利剛擁有手機,就迫不及待撥通了陸子曰的電話,搞得凌熙翻了個大白眼。莫格利的學習速度非常快,加上他以前也上過學,很快就學會了高中數學,也掌握了很多生活本領,讓凌熙著實意外。

  第二天,凌熙將莫格利帶到工作室,讓任何和李凱給他上課,學習如何做一個暖男男朋友,如何聽懂女孩的話,莫格利學習得很認真專注,結果在對著凌熙表現的時候,依然是漏洞百出,令人笑掉大牙。凌熙非常無語,責令助理們繼續培訓莫格利,否則不許下班。

網絡微評
? ?
捕鱼大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