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路逢生劇情介紹

1-6集
絕路逢生劇情介紹

絕路逢生第1集劇情介紹

  

  1945年,蘇州,新四軍抗日前線進入白熱化狀態,由于傷員過多,藥品嚴重供應不足,情況十分危急。

  關鍵時刻負責押運藥品的運輸船又遭到了日偽巡邏艦的伏擊,人員藥品全部損失。臥底在北冰洋貿易商行做總經理助理的林虹收到藥物被劫的情報,迫于前線戰事緊急,只能冒險繼續想辦法進貨。

  負責抓捕的特務隊長嚴必裘,本就懷疑北冰洋貿易商行是共產黨在江南的地下聯絡站,搜剿了這批藥品后更加深信商行老板査福鼎和助手林虹就是他們布局多時的“青蛇計劃”的抓捕對象,于是決心徹查,日夜盯防。

  蘇州的上流社會則一切如常,查老板依舊舉辦著宴會,而會場上的主人和客人卻都各懷心事。查福鼎屢屢當眾示愛,向人介紹林虹是自己的未婚妻,林虹卻明里暗里推脫婉拒。

  偷偷前來接頭的新四軍隊長馮水根告訴林虹:已經查明第三批貨是被政治保衛局特務隊截獲的,于是林虹念頭一轉,盯著前來赴宴的特務隊副隊長鄒魯談起了倒賣這些扣押物資的生意。

  與此同時査福鼎正向前來警告他的中統特派員抱怨:國民黨高層得了他的好處,有了危險卻無人替他遮擋。

  原來重慶方面已經得知査福鼎與黨內高層的不法交易,暗中派了軍統高級特工周玖到蘇州秘密抓捕査老板歸案。

  周玖其人算是戴罪啟用,軍統精英是一定的,而這次卻是從監房直接受命出發,無奈剛到蘇州,就被伏擊的日本人把蘇州站長打死了,周玖只得和上級臨時從南京調來的女特工白麗一起執行任務,可謂兩眼一抹黑。好歹還是通過內線打探到査福鼎的行蹤,于是準備趁他們去看戲的機會展開行動。

  與此同時,市井生活又是另一番景象,蘇州街頭小混混余二斗的戲劇人生正在徐徐揭幕。他因為欠錢不還,被龍喜財的手下貔貅抓到了青龍幫,為了保命,胡亂說用自己的身子抵債。龍爺看他古靈精怪但也態度誠懇就同意了,并布置了一項任務給他--到牡丹大戲院去搶一個文明戲班子里的小妮子。

  讓余二斗和貔貅沒想到的是當天的牡丹大戲院布滿了日本兵,原來河源少佐也來看戲。于是江湖混混、日偽特務、日本軍官、軍統特工同時出現在了戲院里,又各有目標,一場混戰看來是必不可免了……

  而余二斗的人生也即將遭遇變故,因為在戲院廁所里,余二斗遇見了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查福鼎!

絕路逢生第2集劇情介紹

  

  査福鼎對余二斗沒有好感,兩人交談了幾句不歡而散。嚴必裘為監視査福鼎帶隊到了戲院,一旦確認他們與人接頭,當晚就抓人,經鄒魯提醒才想起了河源少佐今晚也來看戲。

  此時,周玖和白麗也喬裝成日本人來到戲院,準備按計劃逮捕查福鼎。嚴必裘認出林虹就是當年的同學柳鶯,但未認出喬裝后的周玖,而周玖在看到査福鼎的同時也看到了林虹,兩人不約而同都想起來了當年特訓班的日子。白麗將陷入到回憶中的周玖拉回現實,來不及考慮其他的周玖還是決定按原計劃行動。

  就在貔貅差點把査福鼎誤認成余二斗時,余二斗回來了,兩人來到了后臺,不想被當成了工作人員。導演讓余二斗“打雷”,結果余二斗敲鑼惹得觀眾席一陣大笑,聽到怪聲的白麗快速拉下電閘,戲院頓時一片混亂。

  余貔兩人趁亂打暈了一個女人抱起來就跑,卻是誤把白麗當成戲子,抓回了青龍幫。周玖在戲院門口看到了査福鼎和林虹上了轎車,無奈的嘆氣。龍喜財看到弄了個日本女人回來,又氣又怕,責罵余貔兩人,并令其他人把白麗弄走。發狠的龍爺又要剁掉余二斗的手,余二斗急中生智巧嘴詭辯,總算又逃過一劫。

  査福鼎和林虹回到別墅,兩人為剛才的事心有余悸。査福鼎讓林虹暫停所有生意,并向她提起了在戲院洗手間巧遇之事,林虹很驚訝,并想方設法還是表示想再做一筆藥的生意,但査福鼎不同意,林虹只好勉強答應。

  白麗被扔在荒郊野外,倉皇跑回來后,得知周玖打算出門尋找自己,暗感高興,而周玖卻在外面拿著柳鶯的照片沉浸在回憶當中。嚴必裘也同樣在想柳鶯的意外出現,鄒魯來找他一起去見局長,嚴必裘把青蛇計劃告訴了鄒魯。河源在保衛局大發雷霆,令他們查出真相。

  馮水根扮作商人和林虹見面商量如何把藥運出去。為了瞞住査福鼎,林虹主動陪他吃飯并在酒杯里投了藥。林虹走出別墅匆匆離開,被嚴必裘的手下跟蹤。

  周玖和白麗也來到了査福鼎別墅……

絕路逢生第3集劇情介紹

  

  余二斗帶著貔貅去倉庫行竊,貔貅不滿的抱怨著。二斗摸進倉庫后發現有人在搬運貨物,正想看個明白的時候發現有人一把槍已經頂在自己的腦門上了。二斗嚇得拔腿就跑,一路跌撞碰倒了鐵皮空油桶,聽到聲音的林虹和馮水根忙去查看。林虹打死了嚴必裘的手下,馮水根擔心槍聲會引來敵人,讓林虹先離開,自己留下善后。

  周玖摸黑來到查福鼎別墅的臥室附近,查福鼎醒來上廁所,兩人撞個正著,扭打起來。保鏢進來后朝周玖開槍,卻被查福鼎攔住,周玖跳窗逃跑。

  余二斗裝作腳扭傷拐了一名叫小鳳的女孩兒賣到了人販子手里,賣了二十大洋,然后借機甩掉了貔貅拿錢想去發大財,結果轉眼把錢全輸了。

  查福鼎告訴林虹自己被人盯上了,向林虹提出一起離開的要求,林虹答應查福鼎自己會考慮。此時,遠在洵陽鎮的査府里,查福鼎的父親查老爺病重,護院隊長石旺正跟三姨太嘀咕怕查老爺去世查福鼎回來發現他倆的奸情。沒想到一直圖謀査家財產的三姨太出的主意是:讓石旺去殺了查福鼎。

  周玖與線人接頭,得到嚴必裘的電話和特高科內部的情報,不顧白麗勸阻,準備單刀赴會去見嚴必裘。

  賣了孩子余二斗越想越良心不安,決定去救小鳳。二斗趕到的時候,人販子正要傷害小鳳,二斗踹開門打昏了人販子,救出小鳳并送她回了家。第二天,余二斗的伙伴給他介紹了一個哭喪的活,正想趁機撈一筆,可沒想到在哭喪的時候又遇見了貔貅。貔貅問余二斗要二十大洋,余二斗告知真相后挨了貔貅的一頓毒打。

絕路逢生第4集劇情介紹

  

  貔貅不依不饒的要帶二斗去見龍爺,余二斗央求貔貅寬限三日。忽然想起前些日子遇見與自己長相一樣的查福鼎,告訴貔貅自己有辦法了。說著便帶著貔貅來到了査家的別墅。

  此時,周玖給嚴必裘打電話要求見面,嚴必裘思前想后還是決定赴約。林虹為了藥品總得想辦法,這次她喬裝成男人與情報員接頭,不料分開后情報員被特務打死,寫情報的紙條被特務搜走。試圖搶回情報的林虹被躲在暗處的馮根水攔阻,并答應林虹會將她的情況報告給上級。

  周玖句句話直逼嚴必裘的內心,告訴嚴必裘自己知道了青蛇計劃還鎖定了北冰洋貿易商行。在周玖開出條件誘惑下嚴必裘同意與他合作。剛回到保衛局,嚴必裘就得到了林虹接頭交換的情報,于是更加確定北冰洋就是江南聯絡站,命令所有人集合,準備抓捕。河源得知后也加入了抓捕行動。

  為了裝成查福鼎行竊,貔貅特意為余二斗租了一套洋裝。穿上洋裝的二斗像極了查老板。査福鼎前腳上車去了商行,后腳余二斗就大搖大擺走進了查家的別墅,傭人們都對“少爺”的行為感到奇怪,但也沒有多想。進了房間的余二斗開始翻箱倒柜。恰逢林虹回來發現不對,對著余二斗舉起了槍。二斗央求林虹別殺了他,說出了自己欠高利貸的事兒。林虹為免生是非,讓他放下東西離開,無奈二斗剛走出門,就被嚴必裘的隊伍圍堵在了門口。

  同時,正準備出逃的查福鼎也被鄒魯帶的人馬堵在了商行里。隨后一場亂戰,查福鼎突圍逃跑受了傷,偷偷趕來害主的石旺聽到槍聲誤認為查福鼎已經被殺暗自得意。最后還是在后巷里拿出兩根金條買通了鄒魯,得以脫身。

絕路逢生第5集劇情介紹

  

  這邊鄒魯收了金條放走了查福鼎,那邊林虹和余二斗則被嚴必裘堵在別墅抓了個正著。林虹畢竟有著豐富的斗爭經驗,繼續分析局勢迂回戰斗,她故意表現出和嚴必裘熟絡的樣子,要引起河源的懷疑,好擾亂敵人的視線。

  可余二斗一個小混混可著實被槍戰的場面嚇壞了,更何況沒人信他不是査福鼎啊。偏巧此時一眼看見了河源,此人正是一年前侮辱逼死他心愛的芳嫂的日本人啊,惡向膽邊生,一下子撲上去廝打起來。

  混進人群的周玖和白麗看到余二斗被抓倍感焦急,周玖看到被帶走的林虹更是心情復雜,再次陷入到過往的回憶中……人群散去,白麗和周玖兩人決定先回住處再商量如何行動。

  在囚車里余二斗不停地說話解釋,被特務怒斥閉嘴。受傷的查福鼎潛回別墅,看到狼藉的場面感到驚訝,從吳媽口中得知林虹被抓后覺得不可久留,還得逃走。

  余二斗在監獄里大喊冤枉,說自己不是查福鼎,而嚴必裘來到監獄對林虹進行單獨審問,兩人的談話使關系變得更加緊張。

  鄒魯回到保衛局,將查福鼎逃脫一事報告局長,卻不料局長說已將查福鼎和林虹抓捕歸案。鄒魯心內糊涂,但已經懷疑這個被捕的査福鼎只怕不是真的。他來到監獄打斷了嚴必裘和林虹之間的談話,告訴嚴隊長河源要來親自審問林虹,嚴必裘萬分焦急,并迅速提審余二斗。

  在酷刑之下,余二斗屈打成招說自己就是查福鼎,但是委實編不出共黨名單,情急之下就把青龍幫的地痞流氓們和平時對自己不好的黑幫人員都供認為共產黨。

  結果一夜之間,日本憲兵隊的大牢里,關滿了蘇州街面上的黑幫兄弟,當然大部分都是青龍幫的。監獄里的林虹聽到了外面的談話明白了余二斗的招供,不禁暗笑決定幫一次余二斗……

絕路逢生第6集劇情介紹

  

  周玖回憶著當年戀人柳鶯的父親被殺的情景,多年來自己一直被誤認為是殺人兇手,他不愿相信柳鶯是共產黨,無意間失口對白麗說出林虹的真實名字是柳鶯,原本暗戀周玖的白麗更加糾結了。

  嚴必裘懷疑余二斗沒有說實話但又拿不出證據只好作罷,河源因昨晚的抓捕行動感到十分高興,表揚了嚴必裘的青蛇計劃并決定晚上親自提審那些被余二斗瞎說供出的共產黨。

  石旺偷偷來到三姨太的房間,拿出了報紙告訴她查福鼎已經被日本人當成是共黨抓走,三姨太并不放心讓石旺一定要殺掉查福鼎,才能保全二人在查家的財富。貔貅回到青龍幫,發現已空無一人,鄰居告訴他青龍幫的人是共黨都被日本人抓走了,貔貅擔心自己也被抓決定逃跑,但最終又回來打算抓住這個機會,做青龍幫的幫主,獨占青龍幫。

  周玖瞞著白麗獨自約見了嚴必裘,兩個曾經的同窗回憶往事,如今道不相同,周玖話里話外想要探聽柳鶯是否真的是共產黨一事,但并未得到嚴必裘的確切答復。馮水根奉命查詢林虹的下落,喬裝聯系到了另一位同志,決心在更大范圍內搜尋并營救林虹。

  河源讓嚴必裘審問龍喜財,龍喜財否認自己是共黨但在酷刑之下也屈打成招對余二斗更是憤恨至極。監獄已經人滿為患,印局長覺得龍喜財等人不是共黨命令嚴必裘放了青龍幫的人。嚴必裘對鄒魯表示出了自己對日本人的不滿,企圖拉攏并考驗鄒魯。

網絡微評
? ?
捕鱼大亨安卓